在大学,女孩子该不该学习化妆……

情窦初开的青春
情窦初开的青春
游戏是一个独立的、完整的世界。

清明和室友婉怡在昆山的一个古镇里面度过,晚上收拾行李时很赶,借了Kevin的一个21寸的箱子,还背了一个大大的书包,

从昆山南站出来,又急着去赶公交车,两个女孩子又是拖着箱子,又是背着书包不免有些吃力。

“不就出来过个清明吗?我们到底带了些啥啊,这么重!”婉怡嘟嘴向我抱怨。

到达住的客栈,我打开箱子打开书包:“喏,你快看看,我们都带了些啥。”

21寸的箱子,里面五分之四都是化妆品,我的睫毛膏,眼线笔,定妆粉......婉怡的眉笔,粉底液,妆前乳......

我们俩对着箱子相视一笑,然后坐在客栈的沙发上回忆起了第一次一起旅行的情景。

是大一的时候,四个姑娘一起出去玩,那个时候一个小小的箱子塞下四个人的换洗衣物,那个小小的化妆品安静地躺在箱子的最角落,里面的空间已经足够装下我们所有的护肤化妆品了。

厚着脸皮问小曾要一些她带的芦荟胶,现在还记得当时涂在脸上那种清清爽爽的感觉,婉怡那一小瓶攒了一个月钱买的素颜霜,我们四个人都用得小心翼翼,生怕有一点点浪费,各自涂一只自认为带着少女气息的芭比粉口红,在波光粼粼的太湖边上,对着手机的镜头,傻呵呵的比着剪刀手,觉得自己今天可美了呢。

而现在,小曾已经好久不用芦荟胶了,因为她发现自己是油性皮肤,补水不说,控油也很重要,婉怡那瓶当初我们看来“天价”的素颜霜,早已经被打入冷宫,她发现素颜霜的遮瑕效果好像不是很好,用起来也不算服帖,换了更适合她自己的隔离霜和粉底液。

寝室里面四个人从当初的一无所知,到现在也能对各类化妆品说出一二,不禁感慨一番,这一年多的时间大家的变化可真大啊。

少女吧,总是像时间窖中的面包,在不温不火的气氛里,总能变个样子,处在那个成熟和不成熟之中的样子,青涩里面又极力装老练的样子,简直可爱极了。

在大学女孩子应不应该学习化妆?

这种类似的问题我在后台收到过好多次,一些刚入校的大一学妹问我:木山姐姐,你怎么看大学里面上课也要化妆的女生呢?你怎么看她们早起一个小时就为化妆呢?

一些和我同届的姑娘问我:木木啊,你化妆吗?你的化妆品一般在什么价位呢?有没有什么推荐呢?

一些大我一些大学姐会直接告诉我:小木木啊,我给你讲,看你微博的照片,感觉你最近皮肤状态不好,你去买xxx的化妆水,那个是药物成分的,还有xxx的气垫,那个对皮肤很温和,买化妆品一定要买适合自己的啊。

我也遇到好多那种从未施粉黛的姑娘,她们在阳光下奔跑,从清晨的第一缕风里面穿过,身上是雨露和二月兰的气味,带着那种天然未加修饰的笑容,站在一米开外看着你。

W是这样子的姑娘。

和她在跆拳道课上认识的,第一眼是被她的皮肤所吸引,白皙剔透,灯光的照耀下带着些微微的红润,看不到一点

后来她转入我们专业,大家很自然的成为好朋友,女孩子家家,三五个聚在一起,谈论最多的不过是隔壁专业那个穿Polo衫的男孩子,xxx最近出的眼霜很好用,那个精华也不错不过价格有点小贵。

“嘿,w你一般都用什么化妆品啊,有没有什么不太伤皮肤的给大家推荐一下?”

“啊?我不用化妆品啊,你看看我什么时候化过妆。”w显然很惊异于我的问题。

不过也对哦,我好像从来没有见她化过妆,无论课上课下,她都清清爽爽地出现在我面前,像是森林里面赤脚的精灵,浑身散发着一种带着生命的力量。

和w越来越熟之后,才发现不说化妆品,她连护肤品也很少用,她的桌上一年四季永远只有三个东西,面膜,洗面奶,乳液。

她说她每天用洗面奶洗脸,面膜是固定的一周三次,至于乳液嘛,都是她妈妈实在看不过去,说她女孩子家家也不知道花点时间在护肤上面执意买给她的,不过买了一年了,她也就用过一次。

每周固定时间去健身房,坚持练跆拳道,平衡自己的饮食,w说她觉得那种由内而外产生的充满活力的美,比那些好几百一瓶的化妆品涂在脸上产生的“假象”好太多太多了。

w其实是有些理解不了那种浓妆艳抹的姑娘的,她觉得一来那么多东西抹在脸上真的太不舒服了,二来这个很浪费时间啊,有这个时间不如做点其他事情,三来入了彩妆的坑,从此支付宝的余额永远都不够,这也太浪费钱了。

其实也有姑娘是觉得二十岁的年纪,学会在外貌上管理自己是对自己的负责和尊重。

小暮学姐大我一届,读的是土木工程专业,整天和一群她口中的糙汉子扛着测量仪器,顶着大太阳,去这边测测,那边测测,她每天比室友都要早起一个小时,就为了画上精致的妆容,她觉得不化妆简直要了她的命。

她说她是理解不了那些看不起化妆姑娘的人的,化妆也是一门学问,倘若别人看你外表都不想了解你,谁还会去挖掘你内心的丰富呢?

虽然学校确实是工科,专业也不是拿娇滴滴女孩子能做的,但是这和我化妆并没有任何关系啊,自己变漂亮了自己就很开心,保持心情的愉悦这不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吗?

热衷于化妆的姑娘,每次刷完定妆粉之后,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会觉得全世界的聚光灯都在自己的脸上了,遮瑕笔好像可以遮住上次水痘留的疤痕,修容棒能让自己的脸看着小一些,涂上珊瑚色的口红,整个人气色都要好一些呢。

那一只只化妆刷像是仙女的魔法棒,你并非真的乐意买那些瓶瓶罐罐,只是你深深享受着这种让你变美的过程,或许这个过程比任何时候都给你了面对空气,面对太阳的自信和勇气,是扎根于心底的那种稳定,不飘不摇。

不过呢,话又说回来,姑娘们应该都听过这句话:一入彩妆深似海,一瓶一瓶不停买。

大学生,每个月父母给的生活费就那么薄薄的一叠,看着奶茶店一杯最低也10块钱的奶茶,本来也就觉得生活费不够用,自从学习了化妆之后就更捉襟见肘了,上个月的花呗还没还完,现在又看上了一只新色号的口红。

凭心而论,女孩子其实很容易在化妆品的价位上攀比,看着别的姑娘亚克力化妆盒里面全是大牌,你暗自计算着,再去做三天家教你也能买一只她那个品牌的口红,你看不起A用的国产,习惯了用贵妇级价位的B看不上你买只三百块的口红也要这儿算算,那儿算算。

好像这个时候,logo的意义大过了合适程度,超越了女孩子心里那一点点让自己变美的小九九,纯粹为了虚荣心和攀比。

如此看来,再贵的面霜好像都抚不平你那颗浮躁的心哦。

在大学,女孩子应不应该化妆?

这好像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

在非主流时期听着许嵩的《素颜》,我一直会觉得女孩子的脸不染任何化妆品最好看了,当初是理解不了那些热爱化妆的姑娘的。

到现在,出去看个电影,和朋友出来旅游,总要想把自己好好打扮一番才好。

也会觉得化妆品贵,也会觉得麻烦,其实也羡慕w那种爽爽朗朗的气质,化不化妆都没有错,女孩子嘛,让自己干净整洁最重要了,至于想让浓妆艳抹给你加一点点分,还是就这么享受淡雅的江南水墨,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旁人没有说话的权利。

不化妆没有错,把皮肤养好一些,你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多其他有趣的事情,带着本书去咖啡厅安心体会王安忆笔下的老上海,压力大了就去健身房挥汗如雨释放压力。

化妆也没有错,这个年纪的姑娘终于是还是喜欢彩色,那种活灵活现的样子,你会觉得比什么都美。只是吧,消费还是要理性的,你的消费水平能不能支撑得起专柜里面新出的产品,如果不行,选择平价一点的,也无妨。

化妆不化妆也好,化妆品的高低价位也好,你都要知道,合适永永远远都是最重要的。

还有,你妈妈说得也对啊,你什么样子都好看,你是全世界最好看的姑娘啦。

免责申明:本文来源大鱼号(作者:情窦初开的青春),不代表考拉海购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