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娃娃”事件揭开假奶粉销售内幕。

建波
建波
分享生活点点滴滴

李佳透露,特医奶粉的进价便宜,只有普通奶粉市场价的六折,母婴店在出售时也可以自己定价出售,利润很高。“相比之下,固体饮料的市场价和特医奶粉差不多,但进价要更低。所以一些母婴店会用低成本的固体饮料充当特医奶粉,以此获取更高的利润。”

全文5636字,阅读约需11.5分钟

新京报记者 王瑞文 郭铁 实习生 马婕盈 编辑 李明 李严 校对 薛京宁 贾宁

“发烧、湿疹、经常拍自己的头。”

近日,湖南郴州永兴县的朱女士多次向媒体提及女儿的身体情况。据她描述,过去两年里,3岁的女儿食用一款名为“倍氨敏”的固体饮料产品,导致身体出现“佝偻病症状”。

朱女士称,自己为了给女儿寻找“防过敏”奶粉,在当地一家母婴店的推荐下,购买了上述产品作为主食,因此导致女儿身体异常。

至今,永兴县已经有5名家长反映有相似遭遇。而涉事商家坚称,该产品质量没有问题,也未欺骗消费者。

5月13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永兴县委宣传部负责人处了解到,目前,针对“爱婴坊母婴店以蛋白固体饮料冒充婴幼儿奶粉进行销售欺骗消费者”一事,该县已组织专班调查,也有相关人员赶赴产品厂家调查。此外,当地将安排5名涉事幼儿前往医院检查,并组织专家论证。

今日晚间,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也针对此事发布消息称,责成湖南省市场监管部门对涉事商家进行彻查,依法从严从重处罚,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

▲有孩子出现颅骨突出的问题。视频截图

━━━━━

“两年喝了89罐脱敏奶粉,孩子患上佝偻病”

事情要从2017年说起。郴州市永兴县的朱女士带着6个月大的女儿妞妞去医院做过敏测试。郴州市儿童医院给出的测试结果显示,女儿对牛奶、鸡蛋过敏,牛奶过敏达3+。“当时医生建议,给孩子喝氨基酸配方奶粉,母婴店里就可以买到。”

朱女士称,在永兴县,爱婴坊是知名度最高的母婴连锁店,“5家店,3个加盟商,每个街道都有。”

回家后,她在步步高超市的爱婴坊店内购买氨基酸配方奶粉,店员向她推荐了这款名为“倍氨敏”的产品。“售货员说,孩子过敏体质就得喝这个奶粉,推销时,店员也一直都按奶粉介绍。’’

这款产品包装与普通奶粉并无差异,她甚至没有注意到,产品罐体右下角标注着,这是一款蛋白固体饮料,产品为法国进口深度水解乳清蛋白。

倍氨敏的价格并不便宜,一桶400克,售价298元,“比平时的奶粉贵两倍多,但为了孩子,也舍得花钱。”

朱女士告诉记者,之后,这款“奶粉”就成了女儿的主食。此后的两年多时间,女儿吃了89罐。

朱女士回忆,在这期间,孩子总咳嗽,身上起湿疹,还经常拍自己的头。

“我一直没有想过会是奶粉的问题。”直到2019年11月份,朱女士看到新闻报道称,郴州市儿童医院医生曾给过敏婴儿推销奶粉,但开的处方奶粉是固体饮料,导致婴儿食用后出现问题。

于是,朱女士开始怀疑,自己的孩子也是因为吃了“奶粉”而出现异常。

据她描述,今年已经3岁的女儿,体重还不到30斤。除了比同龄孩子瘦弱外,女儿的头发也有些发黄。

带着疑惑,朱女士领着女儿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孩子缺乏维生素B、维生素A,打头的习惯是佝偻病症状。”

朱女士未向记者提供孩子医学诊断。但她的丈夫郭先生也表示,“女儿喝这个奶粉的时候,一个月总有几次发烧,而且难退烧。戒掉奶粉之后,一年内就发烧过一次。”

━━━━━

商家称固体饮料记录为“奶粉”是平时习惯

事实上,当地也有其他家庭出现了类似情况。

据永兴县委宣传部负责人透露,目前已有5名家长向该县市场监管部门投诉。在有食用普通奶粉过敏的宝宝家长咨询时,推销人员就推荐这款“倍氨敏”蛋白固体饮料产品让其宝宝食用。

朱女士认为,自己是受爱婴坊店员的推销误导,将该产品当作为特医奶粉给孩子作为主食服用。她希望爱婴坊能承担责任,作出赔偿。“他们当时说这个就是过敏孩子吃的奶粉,但后来又不承认了,说卖的是营养粉不是奶粉。”

对此,永兴县爱婴坊负责人廖先生反驳说,自己的连锁店在永兴县开了15年,有5家门店,“这么多年了,从来没出过事,我们店里的产品都是符合国家标准的。”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这款名为“倍氨敏”的蛋白固体饮料,是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旗下产品,用 “种太阳”作为品牌销售。

该公司位于湖南省长沙市,注册资本为200万元。其经营范围包括含乳饮料和植物蛋白饮料、食品、婴幼儿配方乳粉、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固体饮料、特殊膳食食品、保健食品的销售等。

一名不愿具名的免疫学专家表示,固体饮料是一种食品,它保证不了婴儿成长所需要的成分,长期吃就会出现营养不均衡的情况。

而我国对于婴儿配方奶粉,采用的是类似于药品的管理体制,监管力度比较大。“它要保证婴幼儿所需要的各种营养的均衡性,对婴儿生长发育所需要的营养是有严格要求的。”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教授陈尚武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特医食品主要是针对有遗传疾病、代谢障碍的人。如果孩子没有遗传病,不建议吃特医食品。“儿童出现大头的现象,可能是长期蛋白质缺失造成的。”

廖先生称,自己是直接从种太阳公司进的货。“他们业务员进门推销,说这款产品可以补充小孩需要的营养,适合过敏体质的孩子吃。我们觉得这个产品不错,也有质检报告,所以才进货的。”

他的5家门店一共进了47箱倍氨敏,每箱两斤重、十二罐,在2019年10月前全部卖完。

廖先生认为,倍氨敏的产品没有质量问题,自家店员推销时也没有将其称作“奶粉”。“我们的推销语是,这个产品是给过敏体质的小孩吃的,可以补充营养成分,没有说这个是奶粉。”

但记者注意到,有媒体报道称,销售员的记录本上直接将该产品描述为奶粉,廖先生解释称,这种记录只是平时的习惯。

▲朱女士给孩子吃的倍氨敏奶粉。受访者供图

━━━━━

生产厂家无奶粉相关业务

永兴县爱婴坊合伙人向新京报记者出具的一份倍氨敏蛋白固体饮料检验检测报告显示:该产品名称为倍氨敏蛋白固体饮料。其食品名称、配料表、生产者和经销者信息、食品生产许可证编号、产品标准代号等均符合标准。

另外,记者注意到,在其致敏物质一栏中,标注为无。营养成分表中,其蛋白质含量为每100g中11g,占比18%。

在另一份由广东省质量监督食品检验站出具的检验报告显示,“倍氨敏”产品的检验结论为合格。

但记者注意到,“倍氨敏”的实际生产方为天津市德恒科技有限公司张家窝加工厂(现为天津市德恒科技有限公司制造中心),其母公司为天津市德恒科技有限公司。其经营范围为 :固体饮料、食品添加剂:复配营养强化剂、乳饮料稳定剂生产、技术开发、咨询、服务等。其中并无奶粉相关业务。

廖先生告诉记者,接到5个家长的投诉后,今年4月底,一行人去工商局协调,市场监督管理局也参与沟通。

“调解了两次,但孩子家长要巨额赔偿,我们是做合法生意的,不可能给。”廖先生说,在此期间,有家长来店里,一次锁店门,一次叫人到店闹事,他为此报警六次。

廖先生质疑称,孩子的病情并没有家长说的那么夸张。”朱女士的孩子我见过,很漂亮,活蹦乱跳的。”

郭先生并不否认向母婴店索要赔偿一事,他称,赔偿金额是按照自己购买产品费用的10倍来计算的。关于孩子身体情况,他描述称,“我们5个家庭里,有一个孩子喝了这个产品几个月,头骨突出比较严重。我女儿一开始有大头的情况,停用之后慢慢好了。”

但他也觉得,孩子们服用这款固体饮料会否导致出现大头、佝偻症病状还需要专业的医学鉴定。

5月13日下午,新京报记者从永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了解到,目前,已经组织5名患儿前往医院检查,并找专家进行论证。

▲实地探访“倍氨敏”固体饮料生产公司 回应:产品第三方检测合格。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

行业人士:固体饮料比奶粉利润高,有商家“冒充”出售

记者注意到,此前,郴州市也发生过固体饮料充当特医奶粉卖的案例。

据此前澎湃新闻报道,2019年,湖南郴州市的两名宝妈依照湖南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开的“处方”,从医院购买的奶粉,也是固体饮料,产品名为“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

随后,湖南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发布公开信称,在实际的销售过程中,业务员将舒儿呔作为特殊医学用途食品进行宣传推介,还私自印制了“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处方笺”、落款为“便民药房”、内容为舒儿呔各品种配方粉的便笺纸,发放到医院各诊室。为此,医院以“履职不力、工作失职”为由,对医院药学部、儿保科、儿童消化内科6人进行书面检查、诫勉处理、批评教育、责令公开检讨等处分。同时,医院的便民药房也已关停。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永兴县爱婴坊的负责人廖先生表示,自己并未和医院合作,售卖时也“没有冒充特医奶粉” 。

对此,一名行业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在母婴店里,为了获取更高利润,以次充好的情况并不少见。

李佳(化名)是国内某知名母婴加盟企业市场部负责人,他告诉新京报记者,母婴店里的特医奶粉种类很多,但不少不专业的母婴店会以次充好,把成本低、营养差的固体饮料当做奶粉卖,以此欺骗消费者。

李佳透露,特医奶粉的进价便宜,只有普通奶粉市场价的六折,母婴店在出售时也可以自己定价出售,利润很高。“相比之下,固体饮料的市场价和特医奶粉差不多,但进价要更低。所以一些母婴店会用低成本的固体饮料充当特医奶粉,以此获取更高的利润。”

李佳举例称,一罐特医奶粉的利润在120元左右,是普通奶粉的两倍多。以此推算,永兴县爱婴坊出售的564罐固体饮料,盈利至少在6.7万元。

5月13日,永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该县已成立由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县卫健局等相关职能部门组成的工作专班,对爱婴坊母婴店依法依规进行全面调查,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同时,该县对购买食用“倍氨敏”蛋白固体饮料的婴幼儿,安排县人民医院进行免费体检,对有症状的婴幼儿进行临床医学诊断治疗,并邀请营养专家指导辅助性治疗。

此外,该县还启动了为期一个月的食品安全特别是婴幼儿食品安全专项整治,县纪检监察机关也密切关注该事件的处置情况。

━━━━━

家长要求到省级儿童医院体检

针对郴州市永兴县“大头娃娃”假特医奶粉事件,永兴县市场监管局宣传负责人5月13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调查小组目前在尽力安抚患儿家长情绪,家长们提出的诉求是要求涉事门店及相关方进行赔偿。调查小组已接触一名患儿家长,会继续与其他4名家长见面。

“我们的诉求先是要到省一级的儿童医院做体检再说,现在还没有体检。”就协商进展,患儿家长李强(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协商还在进行中,整体诉求是“按照法律法规走,至于赔偿,暂时还没谈到这一块”。

据湖南经视报道,湖南郴州永兴县多名患者家长发现自己孩子身体出现湿疹,体重严重下降,头骨畸形酷似“大头娃娃”,还有不停拍头等异常情况。经媒体调查发现,这些患儿被医院确诊为“佝偻病”,且都食用了一款名为“倍氨敏”的“特医奶粉”。实际上,这款产品仅是一种“固体饮料”,并不具有特医奶粉资质。

“我们5个孩子症状略有不同,我的孩子诊断出有佝偻病,其余4名家长的孩子头围比较大,还伴有身高、体重严重发育不良,连续几个月不发育。”李强说,给孩子看病的钱目前还没统计,因食用假特医奶粉导致的疾病能不能治愈,还需要等到孩子体检之后再定。

▲郴州“大头娃娃”家长带幼童医院体检 称一直喝到满岁,担心影响发育。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ID:wevideo)

━━━━━

“过敏症状从未缓解”

据李强回忆,2017年11月左右(一直喝到2019年),因孩子出现严重过敏症状,经医院确诊后,他来到永兴县爱婴坊母婴店购买特医奶粉。“我们去门店问有没有适合婴儿过敏体质的奶粉,店员说倍氨敏就是适合的奶粉。我们中途提出过固体饮料的质疑,店员说这是二合一的产品,是奶粉,也是固体饮料。”

李强说,在食用“倍氨敏”过程中,孩子的过敏症状“从来没有减缓”,一直伴有湿疹等过敏症状。“我们中途就过敏问过门店,店员说过敏孩子吃什么奶粉都会有症状,让我们补充营养,然后继续推荐孩子吃倍氨敏。”而在继续食用“倍氨敏”的过程中,李强的孩子感冒频繁,“抵抗力特别差”,并伴有不明原因的拍头行为,“开心的时候拍,不开心也拍”。

在此过程中,还有其他过敏患儿家长在爱婴坊母婴店购买了“倍氨敏”。据永兴县委宣传部对外公布的信息,永兴县爱婴坊母婴店从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先后购进“倍氨敏”法国进口深度水解乳清蛋白(蛋白固体饮料)47件,2019年10月前全部售出。在食用普通奶粉过敏的宝宝家长咨询时,推销人员就推荐这款“倍氨敏”蛋白固体饮料产品让其宝宝食用,目前已有5名家长向永兴县市场监管部门投诉。

李强说,家长们的第一轮维权大概发生在2020年1月,“当时(接待)投诉的部门是市场监管局下面的一个消协,没有结果。大概过了2个月后,市场监管局执法大队给我做了笔录。”

━━━━━

律师称“谁误导谁负责”

目前,永兴县调查小组已联系涉事企业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且暂未发现有医院和医生参与事件过程。对此,李强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在诊断过程中,医生并未向其指定产品品牌与购买渠道。

那么,在此次“大头娃娃”假奶粉事件中,涉事生产厂家和母婴门店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对此,中消协律师团前团长、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邱宝昌表示,固体饮料不是婴幼儿配方奶粉和特医奶粉,如涉事产品在销售过程中按照奶粉产品进行不当宣传,给家长造成了误导,那么就涉嫌虚假宣传。“现在就看是厂家、经销商谁存在误导和虚假宣传,谁有就要对整个事件负责。”此外,产品也要符合食品预包装规则,如果固体饮料产品在包装设计上与奶粉易混淆,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倍氨敏”固体饮料产品包装设计为常见的奶粉罐装形式,400g的产品规格也是特医奶粉常用的包装容量,且包装显著位置印有“深度水解蛋白&无乳糖配方粉”等字样。

此外,这种固体饮料的售价并不便宜。据李强透露,一罐“倍氨敏”固体饮料的售价是298元,“就是按照正规特医奶粉的价格卖的”。

就此次“大头娃娃”假特医奶粉事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5月13日发文称“高度重视”,已责成湖南省市场监管部门对涉事商家进行彻查,依法从严从重处罚,及时向社会公布调查结果。

点击下图进入"全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实时地图"

值班编辑 一碗鱼 花木南

在古代,乱扔垃圾可是要剁手的丨极简史

免责申明:本文来源大鱼号(作者:建波),不代表考拉海购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