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正耀辞职!瑞幸去哪儿?

和声
和声
商业与艺术品领域的观察者。

从高调横空出世,以之名一路欢歌火速上市,到造假曝雷面临退市,“中国版星巴克”瑞幸咖啡的命运,犹如一朵烟花。

6月10日,神州租车在港交所公告,陆正耀为将更多时间投入在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的履职工作及其他业务之中已辞任本公司董事会主席及非执行董事的职务,自2020年6月9日生效。陆正耀辞任后将不再担任本公司提名委员会成员。

公告称,根据集团与贷款人签订的融资协议条款,若陆正耀不再为本公司董事,贷款人可宣布未偿还债务立即到期应付。

截至目前,神州租车欠付的有关贷款的未偿还本金总额约为1.68亿美元,公司尚未接获贷款人发出要求立即偿还贷款的任何要求。

如果陆正耀造假“指挥者”的证据确凿,他或将面临中美两国的重罚。中国刑法规定,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提供虚假情报,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责任人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处以两万以上二十万以下罚金;根据美国塞班斯法案,上市公司存在财务造假、重大违法行为,相关高管最高刑期可达25年及500万美元罚款。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校长、教授、财政部“会计名家”、财能书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张新民分析研究了瑞幸咖啡的财务报表之后得出结论:第一,在商业模式方面,瑞幸咖啡未能构建出其商业模式的核心竞争力,未能实现从免费到增值服务收费的转变;第二,在产品或服务市场方面,瑞幸咖啡未能实现利用互联网思维促进资产专用性的提升,未能实现足够满足盈利需要的用户粘性;第三,在资源配置方面,瑞幸咖啡未能保持资产配置与产品(或服务)市场和盈利模式之间的匹配性,出现“以重卖轻”现象;第四,在价值创造方面,瑞幸咖啡未能开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价值共生机制,通过协同创新与价值共创,通过技术研发为企业的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保障;第五,在治理风险方面,瑞幸咖啡未能构建适应技术与产品和业务模式高度融合的互联网新型商业生态的治理机制,未能满足品市场上“用户”和资本市场上“投资者”两个“上帝”的需求。

免责申明:本文来源大鱼号(作者:和声),不代表考拉海购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