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上学前先给我撸个妆!

彩虹育儿
彩虹育儿
健康育儿专家,原创育儿知识分享。专业让妈妈更轻松。

很多女生的早晨都有一个挣扎:是再多睡半小时,还是爬起来化妆?

而对7岁杨惠智(Yang Hye-ji)来说这么挑战意志力的活儿并不算什么。

每天早上6点,安安静静起床、换衣,熟练拿起工具,在脸上涂扫,上学前撸个妆是她每天必做功课。

7岁的杨惠智深知做一个精致女孩的迫切性:“化妆让我看起来很漂亮。”

对美追求“极致”的韩国

与中国一海之隔的韩国对美一直有着偏执的追求。成年女性出门化妆,已经成为基本的社交礼仪。18年底,有2名韩国女子因短发素颜遭4名陌生男子言语羞辱,最后还被当众暴打,原因就是“素颜上街没有教养”。

所有人都费尽心思让自己符合所有人眼里的美女标准。根据市场研究公司Mintel数据,韩国美妆业全球排名前10,价值超过100亿美元。

在韩国社会价值观的影响下,女孩子们永远担心自己因为不够聪明、不够美丽、不合群,而被歧视。于是她们永远进行着不做“异类”的田径赛。

(韩国儿童参加化妆体验课)

十几岁开始就化妆早已不罕见。之前就有报道称,一女孩化妆被家长严令禁止,但她费各种心思,在电梯里光速化好妆才肯去上学。

你以为化妆就能满足韩国小女孩对美的追求了吗?

并不!

叹为观止的韩国儿童美容中心

孩子们还会去美容水疗中心,享受spa、美容护理、化妆等一系列美容护肤服务。

Shushu&Sassy是这类机构中的一家,杨惠智并不是这里最小的孩子。无数4、5岁的小朋友,像自己的妈妈一样,在这里SPA、美甲、涂口红、刷粉底……

这个专为儿童服务的美容机构和成人美容机构并无二致,只是所有的东西都小一号。从小一号的沙发和桌椅到小号浴衣,这里的一切都是迷你型号的,还有卡通图案的装饰和粉粉嫩嫩的色调。

里面的服务也和成人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来这里客人的都是4~10岁的小孩子。

父母把他们送到这里,换上一身spa专用浴袍,戴上可爱的发带,一边享受泡脚和按摩,还可以顺便做美甲。

就是这样的服务,在韩国已经火爆到什么地步了呢?公司建议顾客至少提前一周为周末预订房间,因为房间很快就会被预订一空。

被利益驱动的低龄美妆业

为什么韩国的造美工业,会把目光放在了杨惠智这样的低龄女孩身上?答案很简单,就两个字:“利益”。

(针对小女孩的面膜)

“物化女性来赚钱的市场已经成了一个高饱和的红海。”首尔建国大学身体与文化研究所教授Yoon-Kim Ji-yeong教授指出,“市场看到一个向更低龄客户扩张的蓝海,去激起他们对外表的不安全感,把这种不安全感变成赚钱工具。”

(沙龙里用口红的小女孩)

韩国相关机构做过一个《2017小学生使用化妆品研究》,结果显示有将近一半的人(42.2%)在小学用过化妆品。

在这些化妆的小朋友中,又有将近一半是小学5年级,约四分之一的小学生在三年级之前就用过化妆品。

学龄前儿童最近成为各大化妆品牌争抢的目标人群。17~18年间,儿童口红在韩国的销售量飙涨了549%。

韩国的儿童化妆已经真正成为一个产业,化妆品在韩国作为孩子的“新玩乐文化”在推广,儿童化妆品市场随之扩张。

问他们为什么你要化妆?很多小姑娘都回答说,

变得跟姐姐妈妈一样漂亮。”这句话成了韩国美妆博主们向儿童推荐化妆品的经典台词。广告商也一点都不隐晦,海报上6岁小女孩老练地嘟着嘴,擦着口红。

她的身高永远停留在了12岁

许多人开始正视这个美容年龄层下修的现象,害怕过度爱美、对素颜没自信恐会深深影响孩童价值观。

然而,相对于对价值观的长期影响,化妆品对于儿童生长发育的影响,已经显示出来了。

韩国时下当红的童模李恩,4岁开始接触使用多种护肤品,6岁接触化妆品,凭借过硬的颜值加上母亲高超的化妆技术,迅速走红网络。

而如今年仅12岁的李恩採,骨龄已经达到16岁,今后不再会有长高的机会了。

医生给出的答案是:“恩从小过早接触化妆品,后来又常常化浓妆。化妆品中的化学元素渗透体内,久而久之造成了体内雌激素紊乱,进一步导致性早熟。

已经有女性开始反击这种物化儿童的行为。韩国自由化妆师Seo Ga-ram拒绝给儿童模特化妆:“孩子们已经用化妆包代替玩具,这实在是太奇怪了。请不要再用那些孩子带着浓妆、红唇和卷发的照片。”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几乎每个孩子,在2-5岁之间,都会经历审美敏感期,开始学着对美丽的探索,欣赏美的事物,追求自己理想中的完美。

但孩子这种对美的追求一旦被夸大,推广甚至商家利用来牟利,那除了可悲,便只有愤怒了。

免责申明:本文来源大鱼号(作者:彩虹育儿),不代表考拉海购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