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鹤奶粉,被杀人鲸做空不重要,生产好奶粉才是第一位

新品略
新品略
专注于品牌生长及价值发现

一直保持强势增长的国产奶粉第一品牌飞鹤再次因被沽空而成为市场焦点。

飞鹤奶粉广告,图源:网络

作者:吴文武

78日,沽空机构Blue Orca(杀人鲸)发布报告沽空在香港上市的中国飞鹤。

Blue Orca表示,中国飞鹤声称公司是中国快速成长的、高利润的婴儿配方奶粉(IMF)生产商。报告称,飞鹤高估了IMF的收入,低估了数十亿美元的运营成本,例如广告和人工费用,将员工人数少报了10倍之多,夸大了公司的盈利能力。

根据EV/调整后的销售额来评估公司的话,即使以5倍的EV /经调整的销售倍数(这是其他IMF生产国的倍数),飞鹤的每股估值为5.67港元。

飞鹤在2019年的EBITDA和净利润率都高于苹果,腾讯和阿里巴巴。

Blue Orca推测,从2017年至2019年,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4%。和私有化退市前卖出的产品相同、市场相当,飞鹤却获得如此非比寻常的表现。

Blue Orca更是毫不客气的说:飞鹤的故事更像此前暴雷的瑞幸咖啡和Wirecard

飞鹤当然也不示弱,董事会发布公告回应,强烈否认该报告中的有关指控,并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当天,飞鹤的股价并没有因沽空而大跌。在飞鹤进行回应后,午后开盘股价却快速上涨,涨幅达7.21%,创下历史新高,市值更是逼近1500亿港元。

但值得关注的是,在面对沽空机构的狙击时,飞鹤除了强烈回应外,78日下午疯狂发布各种新闻稿,试图以新闻狂轰模式降低事件影响。

这并不是飞鹤第一次遭到沽空,飞鹤在201911月第二次登陆资本市场在港交所上市,上市不到10天就遭到沽空机构GMT Research做空,随即停牌,该机构当时称高营收和高盈利的情况下多年未支付股息,存在欺诈风险。

当时飞鹤董事长冷友斌曾愤怒回应称报告“完全是凭空猜测和中伤”。针对高营收的质疑,飞鹤表示高利润率主要来自高端婴幼儿奶粉产品。

在面对此次Blue Orca的沽空时,飞鹤也同样指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极具误导性,企图降低公司市场信心。

说到飞鹤奶粉,就不得不提知名女星章子怡为其代言的那句:“飞鹤奶粉,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广告语。

飞鹤始建于1962年,从丹顶鹤的故乡齐齐哈尔起步,是中国最早的奶粉企业之一。

飞鹤称一直专注于中国宝宝体质和母乳营养研究,专注于针对中国人体质研制奶粉,对中国宝宝体质特点及需要开展全方位的研究,提出了以“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定位,迅速发展,成为中国市场的奶粉巨头。

今年415日,中国飞鹤发布上市后首份年报。全年实现营收137.22亿元,同比增长32%,这也是飞鹤连续三年保持稳定增长。其中,超高端星飞帆与臻稚有机系列带动高端婴幼儿奶粉销售上涨41.4%94.1亿元,占总营收比重升至68.6%

飞鹤为什么能快速成长崛起国产奶粉巨头,敢于直接与国内外各大奶粉品牌展开激烈的竞争?核心就在于其瞄准了中国庞大的奶粉市场需求,通过精准定位逐步打造了“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核心品牌战略,通过高端化、本土化、标签化的方式进行错位竞争,不断强化市场品牌认知,形成强大的品牌影响力,进而赢得市场和消费者认可,迅速崛起。

即使是在新冠疫情之下,飞鹤业绩依然表现强劲,今年前两个月收入仍保持高速增长,而且并未受到疫情的重大影响。飞鹤还预计今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增长40%

根据市场调查机构尼尔森发布的数据显示,截止20199月底,飞鹤市场占有率为13.9%,是中国市场上首屈一指的奶粉品牌,和洋品牌奶粉展开激烈的市场竞争。

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飞鹤未来或许还会继续成为沽空目标。

抛开资本市场层面,奶粉作为婴幼儿成长必不可少的产品,产品的安全、质量和品质永远是最重要的,毕竟作为消费者和父母最关心的还是孩子的健康成长。

不可否认,现在飞鹤已经成为国产奶粉第一品牌,其高端系列产品也赢得了市场和消费者的青睐。在市场竞争已经白热化的奶粉市场,中国也需要像飞鹤这样的强势品牌能与国际品牌进行直接竞争。

正如上述市场分析人士所说,飞鹤未来在资本市场或许还会继续被沽空机构咬着不放,也会面临更激烈的市场竞争和更多挑战,但生产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好奶粉才是关键,是最重要的,而且要永远放在第一位。

免责申明:本文来源大鱼号(作者:新品略),不代表考拉海购平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