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奢侈品遇到拼单,“名媛”们用魔法打败魔法

蹦迪读书
蹦迪读书
动静混元,欢喜皆有,品味人生自在。

最近,全国网民的注意力都被这群“明明看起来那么有钱的,实际寒酸的上海拼奢奢“名媛”所吸引。这群拼名包,拼酒店,拼下午茶,连丝袜都拼的“名媛”们,怀揣着结交阔少的梦想。初看你会觉得荒谬,连莫泊桑都要从棺材板里出来改一改他的《项链》。

虽然截图有不少人认为是编的,但随后又有媒体爆出采访名媛群一员的录音,称“我花自己的钱不偷不抢 拼个酒店包包怎么了?”

不论真假,拼奢侈品、钓凯子现实中案例现实中有没有?像“好嫁风”、“天王嫂培训班”,手把手教人经营人设,有产金龟还真能上钩。

这时你会顿悟:原来“阶级身份”本身就是可以精心包装生产出来的,“大咖”是,“名媛”也是。想想古今中外众多滥充文化的暴发户,未必不比这些认真学习伪装技巧的假名媛还可笑呢。

茨威格在《断头皇后》里说,她们太年轻,不明白命运的馈赠,早已暗中标好了价格。在这个群体中,钓上金龟们,实现阶级上升,看上去很诱人,然而这也是他们的天花板了,把自己当做商品,在内卷化常态的当下,并不一定会卖得紧俏。原本包装出售是一条若隐现的小道,自从天王这档子事在圈里传出,有心眼的都会把阀门收得更紧,把婚前公证做好了。

然而,也不用嘲笑,事实上这是一件好事,拼团奢侈品正在消解逼格,这反而有助于我们看清阶级社会更本质的东西。正如沉思录的某位作者所指出的——

封建主义把人变成鬼,资本主义把人变成橱窗。

五石散多猛毒,奢侈品亦断手。然而嗑不起却要有样学样,正如欣赏不来玄言或爱马仕是你人低端。让我们先谈谈奢侈品的阶级逻辑。

1.人们往往嗑的都不是实体,而是嗑一种象征符号。从晚期智人把动物当氏族图腾、酋长家里串了几个贝壳起,嗑象征符号进行社会身份的再生产我们已经嗑了近万年了。

2.富而求贵,有钱了为了显贵购买奢侈品是最简单的途径。《有闲阶级论》中也认为,人们的财富是通过“炫耀性消费”吸引别人的尊敬的。

3.凡是消费,总是要发生意义交换的,这就需要讲好故事,让消费者掏钱。消费者买的是一种逼格的表达,故事讲的越好,价格抬的越高,越是能把低阶层的人排除在外。

4.诚然,大多数奢侈品工艺上无可挑剔,同样凝聚了工人无差别的劳动价值,而它的价格高于普通的同一品类的但不是奢侈品的许多倍,可见它的定价基础并不在做工,而在于事物之上的附着的弥散之光,它是一种符号,不能够按性价比来算。

5.维持它的价格是需要阶级社会的语境的,可以想象,如果我们把阶级社会的语境抽离出来,这种稀缺性就不会成立了,那么钻石就是碳元素的同素异形体,黑白鱼子酱就是雌鱼的卵。

6.奢侈品消费也是一种求偶的策略,男性可以通过其透露出丰富的社会占有资源,以吸引异性;女性亦可吓退可能的择偶竞争,以及支付不起的异性。

7.除了炫耀性消费、区分阶层、求偶,购买奢侈品内在本质也是享乐,这种享乐甚至超越了肉身,没有什么比传达阶级社会的意志(拉康称之为大他者)更享乐的事情了。

8.没有人会轻易承认自己在消费过程中被割了韭菜。一项调查显示,很多购买奢侈品的人并不会承认自己是为了品牌的炫耀价值才去消费,同时,他们极力避免谈及着这是一种享乐的行为,在评价时会更多提及“耐用”、“轻便”、“质地好”。

9.以8为代表的人会觉得以上是俩农民在讨论金锄头。

10.社交媒体时代,一方面智能手机对于日常生活的殖民,推动了某种不可压抑的自我关注和享乐的氛围,影响到了更低阶层的人开始追逐奢侈品,另一方面对于穷人来说,与其买奢侈品,不如将这笔钱分开很多笔,通过租赁获取更多奢侈消费的体验,须知网络世界没有天长地久,没有朝夕区间,只争分秒,分享频率是断日计算,甚至是直播的无时无刻。

11.假名媛事件背后是租赁市场的繁荣,这是消费主义的景观不错,却也是内循环应有之义,某种意义上解构了奢侈品的符号象征,趟出了一条打碎阶级品味符号的路,这也是好事。经过这件事,大家看到小红书里的精致生活都会不自觉联想到这是租的,同样的道理特斯拉也总是要跟拼多多撇清关系。逼格是可以砸碎的。

以廉价租赁的方式获得奢侈品的展示权,再包装成上流社会想要的样子,这既是一种绝妙的讽刺,也是一种对阶级社会和消费主义的不自觉对抗,魔法就要用魔法来打败。

该说的也都说了,再看看全球奢侈品市场的如何加入内循环历史进程:

事实上,在当年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以后,多名牌产品的加工生产实际都是在中国完成,那会A货多,实际上做工上和名牌差别不大,金融危机以后,中国奢侈品市场规模进一步扩大,根据高盛的预测,到2025年,中国将会接管全世界44%的奢侈品市场份额。

中间横插了一个科罗娜病毒,奢侈品就通过涨价来抗疫。像香奶奶、迪奥、LV等名牌都在涨,以掩饰奢侈品在全球销量惨淡,品牌市场回暖主要还是靠中国市场,今年五一期间,上海佛罗伦萨小镇的Gucci、Burberry、Prada等品牌门店排起长队,很多奢侈品在中国又创了销售记录。

这样的奢侈品销量已经让全世界感到震惊,但这事半坏不好,多半是通胀预期、地产泡沫、贵金属价格翻番以及制造业经营环境惨淡等综合原因的先兆或结果。资本需要寻找避难所。

免责申明:本文来源大鱼号(作者:蹦迪读书),不代表考拉海购平台观点